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科技 > 互联网+ > 映客重生打问号 唯快不破还是规模制胜....

映客重生打问号 唯快不破还是规模制胜

2021-04-02 00:15:57 浏览: 60 作者: 花容月貌
摘要:3月结束,中国主流网络直播平台均发布了财报,大部分继续亏损或净利润下跌,映客算是个意外,营收、经调整后净利润双涨。不过论体量,映客在欢聚、陌陌等同行中垫底,财报中强调的营收占比近半的创新产品,在各自垂直赛道上也都没能进入头部阵营。一年来核心产品映客直播App的用户规模亦在行业前三之外徘徊,且数量级和前三名差距不小。小而……

3月结束,中国主流网络直播平台均发布了财报,大部分继续亏损或净利润下跌,映客算是个意外,营收、经调整后净利润双涨。

不过论体量,映客在欢聚、陌陌等同行中垫底,财报中强调的营收占比近半的创新产品,在各自垂直赛道上也都没能进入头部阵营。一年来核心产品映客直播App的用户规模亦在行业前三之外徘徊,且数量级和前三名差距不小。小而美的特点,让映客在押宝未来的转型中更容易转身,但映客缺一个爆款撑腰,“直播+”战略还得经历一段试错期。

净利润回归亿元级别

在众多互联网公司财报中,映客的成绩并不那么突出,但是横向纵向对比之后就会发现,映客似乎进入了第二春。

2020年,映客营收49.5亿元,同比增长51.4%,非国际财务报告准则下,经调整后净利润2.2亿元,同比增长209%。2020年上半年映客营收22亿元,同比增长48%;经调整后净利润8265万元,同比扭亏。

如果这么比较还不明显,可以把时间线再拉长。2019年映客营收32.69亿元,较2018年增长15.3%,经调整后净利润7146万元,较2018年的5.96亿元减少了88%。2019年,映客向创新业务加大投入,导致2019年上半年亏损。2018年,映客营收38.6亿元,经调整后净利润5.96亿元。

对比这两年财报可以看出,映客在经历了短暂的亏损和净利润缩水后,净利润又回到了亿元级,且实现了营收和净利润双增长。之所以强调双增长,是因为以陌陌、欢聚为代表的网络直播平台并没有这般表现。

2020年欢聚营收132亿元,同比增长112%,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归属于欢聚集团控股权益的持续经营净亏损为11.42亿元。2020年陌陌营收150.24亿元,同比下降11.7%,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净利润28.96亿元,同比下降35.5%。一个没有盈利,一个净利润下滑。

在资本市场,映客也有利好消息。从2021年1月初的1.1港元涨到了截至北京商报记者发稿时的2.27港元,增幅106.4%,基本回到发行价水平。

不过,2020年映客财报并不只有好消息,在平衡营收结构和维持毛利率方面的表现并不理想。根据财报信息,映客的营收结构基本没变,仍然严重依赖增值服务。2020年映客来自增值服务的营收48.4亿元,其他营收1.1亿元。和映客一样,欢聚也存在类似的问题。相比之下,由于陌陌是社交产品出身,营收来源更丰富,由直播服务、增值服务、移动营销、手机游戏构成。

再来看毛利率,2020年上半年映客的毛利率由29%下降至22%,2020年全年映客毛利率由2019年的27.2%下降至24.2%。盈利能力略有下降。

多线押宝有些许意思

其实,营收、净利润数据并不是映客此次财报强调的重点,映客更想让外界看到的是创新业务的成绩。

按产品划分,2020年映客创新产品贡献营收20.7亿元。目前映客的核心产品包括映客直播App、视频相亲App对缘、兴趣社交App积目。此外,映客还陆续上线了多款语音社交App、品质社交、游戏社交、下沉市场社交等产品。映客创新业务是指除了映客直播外的其他产品。

对映客而言,对缘和积目是两款重要的创新产品,积目是收购来的,对缘是自己孵化的。2020年初积目开始推动商业化发展,陆续上线了VIP会员、增值服务等功能,2020年全年营收近亿元。

对缘商业化的节奏要比积目更紧凑,不过映客相关人士并未透露具体数据,仅对外公布了用户层面的信息:截至2020年底,对缘注册用户累计超千万,月均相亲百万次,红娘数量超1.5万名,同比2019年翻了12倍。

但在社交和在线相亲赛道,对缘和积目与头部产品还有不小的差距。根据艾瑞咨询的数据,2021年2月,对缘的独立设备47万台,环比下降0.4%,在婚恋交友行业排名第七。积目并没有进入社交赛道前十名。

“事实上,其他直播平台也在关注创新业务,通过各种手段上线新产品。比如陌陌的ZAO、欢聚的BIGO。映客创新产品的知名度相对要弱一些,不过从前段时间爆火的‘对话吧’来看,映客的行动很快,当时对缘能冲出来,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因为行动力跟上去了”,比达咨询分析师李锦清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

唯快不破还是规模制胜

透过成绩看架构,映客在创新上的成绩,得益于映客的中台模式。所谓中台,可提供一系列成熟的产品、服务、运营解决方案,节省开发时间,是头部互联网企业的标配架构。

映客财报显示,2020年映客的销售及推广开支、行政开支分别增长43.2%和30%,但是研发开支仅小幅增长1.1%。映客内部人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目前映客中台系统逐渐完善,不需要花那么大力气再去做开发了。映客最先布局的是技术,这两年也一直都在布局技术”。

尽管映客跟上了创新战略也搭建了中台架构,但业内人士认为映客的主要问题在于规模,营收规模和用户规模。

拿映客的核心产品映客直播App为例,艾媒北极星数据显示,2021年2月,虎牙直播月活用户2766.35万,YY月活2542.74万,斗鱼直播2316.38万,映客直播App的活跃用户数1119.71万,而且这一排名从2020年2月开始一直未变。

文渊智库创始人王超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营收和净利润双涨,我认为营收和用户规模更重要。现在整个直播市场还有空间,一旦被抖音快手占据了所有份额,那小型公司就没什么机会了。映客应该趁着现在多积累用户,走差异化的路子”。

其实,在网络直播领域,映客有先发优势,当年吸引了不少年轻用户。但王超认为,“映客做秀场直播,把路子走窄了,抓住了风口却没有大作为”。

相关阅读映客 财报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