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体育 > 体坛快讯 > 世界大奖看上的送饭工 就像生活中的你....

世界大奖看上的送饭工 就像生活中的你和我

2021-04-29 15:00:17 浏览: 51 作者: 观察者
摘要:深度|本站体育#人物“外卖”拳手张方勇在28岁之际,收到了一份不虞之喜,他入选了劳伦斯体育时刻奖提名。拳手张方勇他至今还没有拿到世界拳王金腰带;甚至也没有拿到洲际拳王冠军;甚至在挑战正式中国拳王的比赛中,都遭遇了判定失败。但是他的励志故事,却被很多人所熟知。比起熊朝忠、邹市明或者徐灿,他并不属于存在于金字塔塔尖的人群。……

深度| 本站体育 #人物

“外卖”拳手张方勇在28岁之际,收到了一份不虞之喜,他入选了劳伦斯体育时刻奖提名。

世界大奖看上的送饭工 就像生活中的你和我拳手张方勇

他至今还没有拿到世界拳王金腰带;甚至也没有拿到洲际拳王冠军;甚至在挑战正式中国拳王的比赛中,都遭遇了判定失败。

但是他的励志故事,却被很多人所熟知。

比起熊朝忠、邹市明或者徐灿,他并不属于存在于金字塔塔尖的人群。

世界大奖看上的送饭工 就像生活中的你和我

但是正是身穿黄色快递马甲,在人群中匆忙而过,前去送外卖的身影,令人更有代入感,成为了普通人真实的写照。

这才是属于他的时刻,也是劳伦斯体育奖,关注他的原因。

No.1北漂开始

从昆明来到北京,“外卖”拳手张方勇仍然改变不了靠兼职谋生的方式。

在2019年中日对抗赛中KO前川龙斗、上演以弱胜强的精彩好戏后,张方勇得到了中国最著名经济公司拳威四海看重,进入了M23战队。

他,成为了世界拳王徐灿的同门。

世界大奖看上的送饭工 就像生活中的你和我张方勇进入M23战队

从那年开始,他定居在了北京,成为了“北漂”一员。

在昆明的时候,张方勇边练拳、边靠送外卖赚取生活费,坚持了自己的热爱。

来到北京、加盟M23战队,他有了一定的收入补贴,但疫情却让他的生活回到了过去,不得不再买一辆小电驴,又延续了“送饭骑士”的生涯。

在昆明,张方勇做专送骑手,虽然工作时间长,劳累辛苦,但也能赚不少钱;来到北京,他要将更多的时间放在训练上,只能做“兼职骑手”。

昆明四季如春,北京四季分明。

从深秋起,这里便寒风凛冽,北方刀一样锋利的风刮在他的脸上,冻得让人麻木。但他又时常觉得,生活还是会善待自己。

比如,他发现在朝阳区送外卖很轻松,“外卖单太多了。”

那段时间,张方勇已经小有名气,有一次送餐送到拳馆,对方一眼就认出了他,脱口而出,“原来,你真的是在送外卖呀!”

世界大奖看上的送饭工 就像生活中的你和我

刚去北京那段时间,他专门选择在晚上接单,第一是因为晚上时间不影响训练;第二,晚上送外卖,时常能遇到顾客加价。

“可能晚上别人不愿意送,那我就送。”虽然收入不多,但对他来说着实算是一份可观的经济支撑。

张方勇是和两位年轻人一起被挑中,进入M23战队的。

三个人中,他的年龄最大,虽然有经验,但是在训练转型上却更加辛苦。

三人一起住在北京工业大学旁边的半地下室出租房。日照不充足,屋里一片漆黑,白天也需要开灯才能使房间亮一点。

他在这间出租屋里住了2个月,那两名拳手看他刚到北京,手头拮据,就没有问他要钱。

为了支持张方勇对于擂台的热爱,女友曾经辞去了在老家重庆的稳定工作,搬到了昆明,重打鼓另开张。

“她在重庆的收入比在昆明高出很多,工作量也要多很多,从早做到晚上,给小孩子上课,3000多元工资。”

世界大奖看上的送饭工 就像生活中的你和我张方勇与女友

2018年时,张方勇几乎有一年没有比赛可打,收入微乎其微,生活的压力渐渐积压下来,让他神经紧绷,最后还是靠女友接济才度过难关。

而这次,女友也追随他来到了北京,就像擂台的支柱一样,支撑他的梦想。

在女友来北京前,张方勇特地回了一次昆明,和女友一起整理行李。他把在昆明的一切生活用品,包括碗和筷子,甚至是没有拆封过的餐巾纸,只要能用的,都打包快递了过来。

好友问他,“餐巾纸你都要快递?”他笑着回应,“能节约就节约。”

为了让女友有一个较好的居住环境,他没来得及考虑性价比,就在朝阳区三环附近租了一间隔断的房间。

他们住在主卧,每个月交3200元租金。和昆明每个月不到1000元的租金相比,北京的住房实在是太贵了,但为了有更好的发展,他还是要坚持。

“我看重有独立卫生间。其他的,就是一间房间,能放下一张床。”

去年上半年,他跟着M23战队去泰国训练,训练质量得到了保障,唯一担心的是在国外不能兼职。

世界大奖看上的送饭工 就像生活中的你和我

张方勇的账本上只有一笔笔支出的费用,却没有收入。疫情也困住了他的女友,上半年没有工作,同样也就没了进项。

而两个人都要吃,都要交房租。

张方勇不想麻烦好友,只能走回老路,开始通过花呗、借呗帮自己暂时度过难关,为了节省住的开销,他们从朝阳区搬到了房价低一些的丰台。

后来,他发现自己风湿严重,北京风又大,不能长时间送外卖,便开始改变思路。

在这段时间里,张方勇去马路边发过广告单,也去58同城兼职过。

作为上过包括央视在内数家电视台,新华社、人民日报多家央媒的名人,他依旧在皇城根下,这么辛苦的活着,为了自己的梦想努力。

张方勇不介意别人给他“外卖选手”的头衔,也并不介意所做的零工与自己名气不符,这些是他必须要做好的心理功课。

世界大奖看上的送饭工 就像生活中的你和我

听俱乐部的人讲,在M23,除了拳王徐灿之外,其实每个打职业赛事的拳手都很拮据。

虽然他们中不少人已经名声在外,是圈内备受瞩目之人,可北京的生活压力,不是几千元补助能够填平的。

两年来的疫情,导致外国拳手无法入境参赛,赞助商也没法进行大手笔投入,因此他们也就赚不到赛事的出场费和奖金。

一个个只能带着乐观的情绪打磨筋骨,等待未来。

现役的职业拳手们,一般宁肯穷着,也不太愿意带课当教练。因为当了教练,就要按照客人的时间安排自己的日程,没法再专心致志去训练准备比赛了。

“2019年俱乐部也找过我,让我带课,但带课时间很不固定,我担心会影响自己训练就拒绝了。”

但是,形势比人强。张方勇在没办法的情况下,不得不接受了俱乐部的建议。

他带课的学员年龄、职业不一。有因疫情在家里上网课的孩子,也有公司白领,想要打拳,出一身汗,释放压力。

上课时间不固定,客源不固定,张方勇的生活规律也开始跟着有所调整。

有时候,他会早起跑步,跑完步直接带会员上课;如果没客人约,又看到天气好,他偶然也会去“客串”送下外卖。

但渐渐地,俱乐部的教练课时费,成为了他的经济主要来源,他也变得渐渐能享受带课的过程。

世界大奖看上的送饭工 就像生活中的你和我

张方勇说他喜欢到别人家里去给孩子上课,“小孩子特别天真。我满脸胡子,他们看到我可能还有一点害怕。带小孩打拳,我可能比小孩还要开心。”

客源还有一部分是他的好友,他也为此打破了固有的观念。

原本,他本能地认为教好友打拳不应收钱,难为情。现在为了生活,他不得不改变想法,收取基本费用。

身为职业拳手,时日今日,他还是需要依靠拳击以外的方式赚钱,养活自己和女友。

露骨的现实曾不止一次地刺痛他,但相比在昆明,张方勇认为自己现在在北京的生活状态要明显好了许多。他也在生活给予淡淡的甜味中,期许着有朝一日,自己在职业拳坛的成功。

No.2证明自己

职业选手,首先要学会的就是等待比赛。这种煎熬,张方勇最能体会。

2017年,他拿到了WBA中国机构的雏量级青年金腰带。

媒体因为张方勇的“外卖拳王”标签,开始关注起他这个草根选手。

2018年,有关张方勇的励志新闻不断地出现在各种媒体上。他承认,自己也曾希望通过媒体的宣传让越来越多的人认识自己,了解自己的成长故事,说不定能为他带来更多的比赛。

世界大奖看上的送饭工 就像生活中的你和我拳台上的张方勇

媒介的力量,也曾让他感慨,他受到了湖南卫视的邀请,上过一个非常出名的综艺节目,还参与拍摄了一部商业影片。

但关注度如一阵风,突如其来、又迅速而去,没留下太多的痕迹。

张方勇的生活状态,并没有因媒体的报道而有太多改善,反倒是影响了他的收入。

“新闻采访是没有钱的,我也不会问媒体要钱,我做不出这种事情。会有摄像机跟拍我送外卖,很多都从外地过来的,我曾想拒绝,因为拍摄会影响我送外卖的进度,也会影响我的收入。有时候他们跟不上我的节奏,一些镜头还要重拍。”

“我也参加过综艺节目,但我毕竟不是名人,费用并不多。商业电影宣传,也只有几千元的费用,我还要花很多时间用在配合拍摄上。”

被疯狂报道后,他见生活质量与拳击事业并没有任何起色,也曾心慌意乱,彷徨失措。

“本来还想着,2018年是不是我的比赛会越来越多,但一年都没比赛,我的心态都崩了。”

张方勇通过一段时间沉淀后,理清了思绪,还是要责怪自己的矛盾心理,“我想着自己名气挺大的了,但毕竟我还不是世界拳王,所以还要为生活担忧。”

更何况,国内职业拳坛还只是刚起步阶段,一场比赛的胜利带给拳手的收益十分有限。

世界大奖看上的送饭工 就像生活中的你和我

“像足球和篮球,稍微有点名气的选手可以通过拍广告的方式挣钱,但拳击运动现在影响力有限,国内发展远不如其他一些国家。像邹市明、熊朝忠和徐灿,这三位世界拳王,包括我自己,可能都只是铺路人,希望未来国内的职业拳击能发展得更好。”

没有比赛可打的日子里,他靠网友的留言来支撑信念。他清楚地记得,曾经看到的一条留言让自己很是感动——那是来自一位素不相识的、业余拳手的心声。

“每次我感觉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就来看看你的视频。”

他珍惜每一条探入内心的留言,那些未曾见过面的拳手,和自己有着共同的目标,也经历着相同的处境。

“他们是熟悉的陌生人。我们互相打气,我希望我能把事情做到令自己满意,也令大家满意。我也希望我的坚持能给大家希望,我不想突然放弃,更不想我这个励志故事,没有结尾地结束了。”

疫情之后,张方勇好不容易等到了一场比赛。2020年12月,他被邀请前往银川参加WBA东亚洲际超蝇量级拳王争霸赛,他要挑战的是体重级别大于自己的蒋立昌。

尽管成功击倒对手一次,但在比赛结束时,他的手还是没有被裁判举起。

连续三年未败的张方勇输了。

事实上,团队曾建议他不去参加这场比赛,原因是对手实力强劲,他需要升两个体重级别应战,胜算较小。

不过,张方勇却没有犹豫,对比赛的饥渴感让他信心倍增。

世界大奖看上的送饭工 就像生活中的你和我

“我愿意打,即使输我也愿意打,至少我可以跟高手学一下,肯定会有进步。”他相信,自己有在这场10个回合的比赛中爆冷的可能性。

但当他在赛前食堂里偶然听到个别裁判的对话时,他的内心世界倾倒了,“我听到那个裁判说,‘那个送外卖的怎么可能战胜蒋立昌’。”

这句话像一根刺深扎进身体,以致他的心态失衡,“从称重,到上场,整个过程我都特别亢奋。我在比赛中,也一直在吼,可能都不是对对手吼,而是对着场下的人吼。”

他想发泄,想告诉在场的所有人,张方勇并非靠炒作为生的拳手。

他并不认为裁判的这句话是导致他输掉比赛的原因,但他想要的也很简单,只是比赛的公允以及被裁判尊重。

“我享受比赛过程。在M23战队我的进步很明显,这场比赛我明明可以打技术,却用身体去打。但这就是竞技体育。”

他知道,在国内拳坛,有很多拳手,或许是因为遭受过不公的待遇,而选择默默离场。

在那场比赛后,他开始审视自己的想法,他承认,小时候想学拳击的想法太简单,且不切实际,他只是想通过触及这项运动来改变自己与家庭的命运,改变一家人永远与“挂面”接触的历史。

世界大奖看上的送饭工 就像生活中的你和我

但后来当自己的经历与现实数次碰撞后,他的思想变得愈发成熟。

“到了职业生涯后期,我更多的是想‘反抗’和证明。我不是那种天赋高的选手,也并不是打拳击的好苗子。我做过很多体力活,肌肉已经定型,别人说我不行,我已经司空见惯了。我觉得只要自己一直保持进步就可以,尽可能在职业这条路上走得越远越好。我要证明给其他人看,我可以。”

No.3意外惊喜

M23战队里,他和徐灿的关系最好。

张方勇能从徐灿的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他们都曾不被圈内人看好,但徐灿最终冲破了偏见,拿到了世界拳王金腰带。这也让张方勇的内心生出一股力量,足以支撑他的信念。

在徐灿的成功之路上,张方勇也曾出过力,他曾在比赛中为徐灿提水桶,做助手。

“我知道他是怎样一步步拿到冠军的。”

他记得2016年6月,徐灿在澳大利亚昆士兰,以10回合判定战胜了克里斯-乔治,拿到了WBA的洲际金腰带;更记得2019年1月,徐灿在美国休斯敦丰田中心,击败了卫冕拳王罗哈斯,拿到WBA世界拳王金腰带。

“赛前,国内拳击圈认为徐灿能赢的人很少。”

世界大奖看上的送饭工 就像生活中的你和我徐灿

徐灿的打法很有特点,他创造了一场比赛打出1600多拳的纪录,但相应地,很多人认为,徐灿没有重拳,更没有一拳定乾坤的能力和爆炸的KO实力。

“徐灿也是半路出家,在昆明,我和他都曾被丢在一边。为了支持他练拳击,父母卖了房子,一路上陪着他。他心态特别好,从不看网上的评论,一心就在拳击上。”

那场比赛,张方勇在国内通过电视直播看完了全程,徐灿赢了的那一刻,他自己也哭得稀里哗啦。

“徐灿的身上,不只有我的影子,还有国内很多草根选手的影子。”

今年3月29日,张方勇意外地在手机邮箱里看到了劳伦斯给自己发来的邮件。这封邮件是用中文写的。

乍一看邮件标题,他有些警惕,害怕是诈骗邮件,又因网络不佳,点了好多次才打开邮件。

那一天中午,他正从住处回到俱乐部准备训练,他记得风很大,自己没有骑小电驴,而是改乘公交车。

当他看到了邮件里的一行行字、知道自己入围了劳伦斯体育时刻奖候选名单,站在马路边的他激动了许久。

世界大奖看上的送饭工 就像生活中的你和我劳伦斯官方截屏

他对劳伦斯奖并不陌生,知道姚明、刘翔曾经拿到过劳伦斯最佳新人奖,也知道劳伦斯奖被称为体育界的奥斯卡。但他没想到,这个奖项会和自己产生关联。

他也曾讶异,自己太渺小,成就也不够显眼,为何能让劳伦斯看到?他甚至觉得,曾经击败邹市明的木村翔,比自己更值得拿到这个奖。

“他之前也是送啤酒外卖的,因为战胜邹市明,又拿到了一些胜利,逐渐改变了生活轨迹。”

4月21日,他与劳伦斯大使、奥运会体操冠军李小鹏聊天。

2008年,他看着李小鹏等一批人在北京奥运会中拿到了冠军,激起了自己对体育的热爱,从而走上了拳击这条路,他也和李小鹏聊到了自己的现状。

这些年,他在热爱拳击的这条路上来来回回踱步数次。每赢得一场比赛,都会觉得向世界拳王迈了一步;但一次失利,又会让他觉得距离又远了。

“一次次为自己打气,也一次次在内心世界跌落。”

张方勇已经能够接受自己未来职业生涯可能出现的碌碌无为。

“我在30岁前如果还不能拿到洲际拳王金腰带,再一味地要到达世界拳王这个目标,就会显得不太理智。我现在28岁了,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离世界拳王的头衔也许会越来越远。”

世界大奖看上的送饭工 就像生活中的你和我

他也慢慢地能够在短时间里,对比赛失利有所释怀。

以前他输掉一场比赛后会自责难受许久,但现在,他已经能够做到更坦然地面对胜负,哪怕他知道去年12月的那场比赛要是赢了,自己的世界排名也许能进入前20。

他甚至想到,如果下一场比赛再输,可能会逃不过考虑退役的境遇。

这一切他都想到了。

但他也能看到好的一方面,比如他发现自己在这两年还是有明显的进步。又比如这次,他知道,世界体坛也有人在默默地关注自己。

他还是在等待着自己悬而未决的下一场比赛时间。

竞技体育之路上,能够攀上金字塔塔尖的只有少数人。

更多的从业者,会在静默的场合下悄然谢幕。荣归故里,并非是衡量职业生涯成功与否的唯一标准。

他想过一个画面。等有一天,他觉得自己的职业生涯该画上句号时,他会带着女友回家,在家乡建一座很小的拳馆,过上稳定的生活,教那里的孩子打拳。

“对我的家人和女友来说,这个结果是最好的。他们并不在意我能否成为世界冠军,他们真正关心的是我的健康。这项运动受伤率很高,他们也知道我受了伤也要硬抗的性子。”

世界大奖看上的送饭工 就像生活中的你和我

张方勇出生在重庆市云阳县沙市镇,那里的人世世代代做着与挂面相关的工作。

那一年,他17岁,独自背着行李,走出山峦叠嶂的家乡,想用双拳打出一片天地。

而今,混迹拳坛多时,他颇为感慨地对本站体育说道:“练到现在,我认为,过程才是更加重要的。”

人生其实就是一个擂台,对面站着的对手,是一个长着和你相同面孔的家伙——它叫做生活。

张方勇和所有职业拳击手一样,他们的对手,就是他自己的生活。

世界大奖看上的送饭工 就像生活中的你和我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