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证券股票 > 20个月遭8次减持 第一创业股东为何都....

20个月遭8次减持 第一创业股东为何都不愿做其实控人?

2021-01-13 18:45:04 浏览: 94 作者: 科技晨讯
摘要:股东为何都不愿做其实控人?1月13日,第一创业再度大跌,解禁股东的频繁减持、和首创证券合并传闻的破灭、“一参一控”下首创集团可能转让第一创业股权的传闻,无不在冲击着这家券商。在王牌“固收”业务的日渐式微,经纪、投行业务的孱弱背景下,股东“套现”离场或许就不足为奇了。1月13日,第一创业再度触及跌停,已是连续大跌多日,而

股东为何都不愿做其实控人?

1月13日,第一创业再度大跌,解禁股东的频繁减持、和首创证券合并传闻的破灭、“一参一控”下首创集团可能转让第一创业股权的传闻,无不在冲击着这家券商。在王牌“固收”业务的日渐式微,经纪、投行业务的孱弱背景下,股东“套现”离场或许就不足为奇了。

1月13日,第一创业再度触及跌停,已是连续大跌多日,而这背后同其一份减持公告有关。

昨日,第一创业证券公告称,其第五大股东航民集团计划在半年时间内减持不超过5385万股该公司股份,这是自股票解禁以来,航民集团的第四次减持。经过前三次减持后,航民集团已从第四大股东位落第五大股股东。从十大股东看,第一大股东仍为北京首创集团,目前持股12.72%。

除航民集团完成三次减持,华熙昕宇和能兴控股两家股东也各自完成两次减持。据统计,第一创业三位股东20个月完成8次减持。上市公司股东如此频繁减持或与大股东“参”“控”份量的把控有关。第一创业的王牌固定收益业务,在红海竞争中日渐式微,而合并传闻破裂以及大股东减持套现的背景下,第一创业暴跌之路或许就不足为奇了。

首创集团所铺的“三无”券商之路

券商股减持“热潮”近日挟浪涌来。1月12日第一创业股价领跌,触及跌停,盘中出现半年以来最低股价8.33元/股。同日相关公告正式披露,股东航民集团出于“主业升级、产业布局调整“等原因,拟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5385万股,持股比例由当前的4.22%拟减持不超过1.28%。

自2019年5月股票解禁后,这已是航民集团第四次计划减持第一创业。此前,航民集团分别在2019年5月、2019年12月、2020年7月抛出对第一创业的减持计划,最终完成减持累计6073.59万股。经过前三次减持,航民集团持股已从原先的2.47亿股减少至如今的1.77亿股,股东地位也随之由第四大股东变为第五大股东。

除航民集团频繁减持外,十大股东中的华熙昕宇和能兴控股也在股票解禁后迅速启动减持计划,并在之后各自完成两次减持,累计减持股份分别为1.35亿股和1.49亿股。其中,华熙昕宇经过2次减持后持股9.28%,由第一大股东变为第二大股东之外,还曾在2020年10月因减持第一创业股份超出承诺可减持数量7961.78万股,而被深交所给予通报批评的处分,并记入上市公司诚信档案及向社会公开。能兴控股减持后持股5.97%,也从第三大股东变为第六大股东。

值得关注的是,华熙昕宇的二度减持将第一大股东之位“拱手”于持股13.27%的首创集团,首创集团“被动”地由第二大股东再次归位第一大股东之位。而此前,首创集团曾在第一创业的第一大股东之位甚至是控股股东、实控人的位置上盘踞多年。

资料显示,第一创业的前身是佛山证券,1993年设立。1998年改制时首创集团入主,成为佛山证券实控人及控股股东,而后于2002年将其更名为第一创业。

2008年证监会开始“一参一控”规定,任何企业最多只能控股一家券商。手拿两张券商牌照的首创集团开始减持股份,并不再参与第一创业的增资扩股,逐步减少持股比例。同一时期,引入“玻尿酸女王”赵燕旗下的华熙昕宇,华熙昕宇通过增资成为第一创业第一大股东。

解决“一参一控”后,2016年第一创业于深交所上市,华熙昕宇当时以15.41%的持股比例,位居第一创业第一大股东;首创集团持股13.27%,为第二大股东。彼时,第一创业便处于无实控人状态。

有意思的是,2019年报中披露的股权结构和治理机制提及,第一创业存在“三无”情况即“无控股股东”、“无实际控制人”、“公司的经营方针及重大事项的决策无任何单独一方能够决定和实质控制”。

股东频繁减持之外,2020年7月,第一创业以6元/股发行价,通过定增补血42亿元,参与认购的资方包括首创集团、中信证券、中信建投、中金、国泰君安、浙商证券及两家北京国资公司等。经此运作,北京国资委大举进场公司。

认购完成后,首创集团持股12.72%成为第一大股东,华熙昕宇所持股份稀释至7.74%,仍为第二大股东。首农集团、北京京国瑞国企改革发展基金这两家北京国资企业持股皆为4.99%,并列公司第三大股东。

值得一提的是,该次定增,除四大头部券商介入之外,北京国资委的大举进场引人注目。资料显示,并列第三大股东的两位新晋股东,均属北京国资旗下。计入首创集团,北京国资委持股第一创业的比例,至少达到22.7%。因而有观点认为,对于无控股股东、无实际控制人的第一创业来说,北京国资委在一定程度上便是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

而这些套现的股东们,今年都未参与公司定增。经此一役,第一创业由国资主导的股权结构,日渐清晰明朗。值得注意,第一创业曾引以为豪的王牌业务——固定收益业务,光环逐渐暗淡。

首创集团再碰“一参一控”红线?

事实上,自2019年11月首创集团被动成为第一创业第一大股东后,市场便对第一创业和首创证券的并购重组展开想象,而首创集团、首农集团、北京京国瑞三大国资集结第一创业42亿定增局,让这种想象变的更为强烈。

首创证券成立于2000年,是北京市国资委所属北京首都创业集团有限公司控股的证券公司。目前首创集团持股比例为63.08%、京投公司持股比例为19.23%、京能集团、城市动力和安鹏投资,持股比例则均在10%以下。

首创集团系首创证券控股股东,北京国资委代北京市人民政府对首创集团履行出资人职责,出资比例占首创集团实收资本的100%,是首创证券的实际控制人。然而随着首创证券股份拟A股IPO的消息一出,打破对于第一创业和首创证券的合并传闻和猜测,这也意味着首创集团再次碰触“一参一控”红线,后来有媒体报道称,首创集团或可能转让手中的第一创业持股或就是针对于此。

业绩向好,股东为何频繁减持

合并想象的破灭,王牌固收业务的黯淡,大股东的接连退出,也让第一创业进入暴跌模式。

财报显示,2019年股市活跃,券商整体业绩向好,第一创业2019年营收25.8亿、净利润5.1亿,分别同比增长46%、313%。但在业绩向好之下,其三大股东自股票解禁后20个月内却进行了8次减持,令人叹为观止,其中缘由与公司本身情况不无关系。

第一创业的王牌业务非固收业务莫属,但经纪、投行业务却业内同行有较大差距,而如今其固收业务在红海下也日渐式微。

其曾多次强调自己引以为傲的固收业务,还曾特意向外界展示单列出固定收益。

不过,据2019年报,固收产品的销售数量有所上升,但销售总额却同比下降2.94%。从事固收业务的人员从由2018年87人减少至68人。显然,固收的贡献率,日渐式微。

2019年多家券商以自营业务增厚业绩,但第一创业这一业务板块收入却出现下滑。第一创业2019年A股股票交易额市占率为0.39%,同比下降0.07%。资管业务方面,2019年其收入虽大幅增长,受托管资产规模却同比下降524.47亿元至1586.77亿元;投行业务方面,第一创业投2019年度实现净利润3214.99万元,但一年中只有1月、5月、7月和10月净利润为正,其他8个月份则录得负值。其投行业务子公司一创投行2019年完成IPO项目2单,定增项目3单和可转债项目2单,总承销金额59.87亿元。值得注意的是,第一创业IPO业务在2018年度挂零。

此外,2019年5月,第一创业因存在部分业务部门合规管理人员配备不到位、部分合规管理人员薪酬水平不符合监管要求等问题被深圳证监局出具警示函。2019年证券公司分类结果显示,第一创业被下调一级至BB级。在此背景下,大股东频繁减持或许就不足为奇了。

免责声明:、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