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证券股票 > 水井坊出口仅占0.7% 国际化仍待加强....

水井坊出口仅占0.7% 国际化仍待加强

2021-01-13 09:32:26 浏览: 35 作者: 科技智汇
摘要:长江商报记者金度三连板后,水井坊股价跌了4天。近日,水井坊发布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表示不存在应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事项。2012年,水井坊曾提出,力争在5年内实现国际市场占营业收入40%的目标。然而,2019年,公司出口营收占总营收约0.7%,与2013年相比下降约67%,已成为微不足道的组成部分。2015年,水井坊宣

长江商报记者 金度

三连板后,水井坊股价跌了4天。近日,水井坊发布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表示不存在应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事项。

2012年,水井坊曾提出,力争在5年内实现国际市场占营业收入40%的目标。然而,2019年,公司出口营收占总营收约0.7%,与2013年相比下降约67%,已成为微不足道的组成部分。

2015年,水井坊宣布彻底放弃300元以下的低端白酒,专注于中高端。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公司低档酒营业收入分别为5237.44万元、2452.92万元和4359.95万元。尽管公司低档酒占营收比例不算大,但毛利率与中档酒不分伯仲。

近一个月股价上涨近三成

股价四连涨,其中三个涨停板,水井坊股票从年尾涨到年头。

2020年12月30日,水井坊股价上涨2.33%,随后2020年12月31日、2021年1月4日和5日实现了连续三个交易日涨停,三连板后收盘价达到每股100.45元,成为公司历史之最。

1月5日晚间,水井坊立即发布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并称经公司自查并向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核实,不存在应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事项。

水井坊公告一经发布,在二级市场上立刻引起了连锁反应,公司股价连续四天下跌,1月11日,每股股价降至90.1元。截至1月12日,公司结束四连跌,每股股价涨至94.33元。

不过,水井坊每股股价从2020年12月11日以来的一个月中,已上涨近三成,在白酒上市公司中涨幅位居第一。

水井坊在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中特别提到,公司2020年前9月营业收入达19.46亿元,同比下降26.5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02亿元,同比下降21.49%。

营收和净利双双下降,水井坊靠什么激起二级市场的层层骇浪?

2020年12月份以来,贵州茅台、洋河股份、山西汾酒、ST舍得等股票,相继创出历史新高。一位白酒行业市场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用“发酒风”来形容当前的白酒板块股价上涨并不为过。

资料显示,水井坊原名为四川全兴酿酒厂。1996年四川制药业发售,其国家股由四川省成都全兴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拥有。1998年,四川制药业开展配股,由全兴集团属下成都市全兴酿酒厂全额的申购国有股配额,根据这类方法将全兴酿酒厂引入企业上市。

1999年,在原全兴酿酒厂生产车间挖掘出水井街酒厂旧址,这座酒厂是元明清第三代烧酒小作坊,被称作“世界最历史悠久的制酒小作坊”。

2000年,全兴股份发布“水井坊”知名品牌,水井坊精准定位为高端白酒,那时候批发价300元,高过贵州茅台酒和蓝筹白酒。

2006年,公司更名水井坊。当年12月,帝亚吉欧转让全兴集团43%股份,又各自于2008年、2010年转让水井坊公会6%、盈盛项目投资4%,占股达53%,控投全兴集团,变成水井坊的控股股东。2013年帝亚吉欧转让盈盛项目投资剩下47%股份,到此全兴集团变成帝亚吉欧控股子公司,接着全兴集团更名水井坊集团公司。

出口酒毛利率略高国内低档酒

2010年,水井坊的控股股东变成帝亚吉欧,这也成了白酒企业中唯一一家被外资控股企业。

帝亚吉欧来自英国,分别在纽约和伦敦交易所上市的世界五百强公司,是全球最大的洋酒公司,旗下拥有横跨蒸馏酒、葡萄酒和啤酒等一系列顶级酒类品牌。

在帝亚吉欧自身的官方介绍中表示,它要致力于将中国高端白酒品牌水井坊带入到国际市场。

2012年,帝亚吉欧曾表示,登陆英国的是500毫升52度井台装,售价大约100英镑,这个价位与水井坊中国市场的价格定位一致。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2006年,帝亚吉欧进入全兴集团时,当年出口业务营业收入达765.39万元,同比增长463.54%。2007年和2008年,公司出口营收不断提高,分别为2363.43万元和2939.22万元。

尽管水井坊出口营收在2009年锐减至920.99万元,但2010年开始又大幅回升。2010年至2013年,公司出口营收分别为4507.83万元、6841.85万元和7350.89万元,一度成为我国出口量最大的白酒企业。2013年,水井坊出口的营收,占到了总营收的15.13%。

2012年,水井坊时任总经理柯明思曾表示,“借助帝亚吉欧在全球180多个国家的营销网络,力争在5年内实现水井坊国际市场占营业收入40%的目标。”

然而,2013年,全兴集团变成帝亚吉欧控股子公司时,亦然成了水井坊出口的“颠覆时刻”。

水井坊2014年出口营收降至3406.98万元,2015年升至4067.7万元。此后4年中,公司出口营收几乎一直处于下滑状态,2016年至2019年分别为3432.91万元、3064.49万元、2169.7万元和2451.62万元。

2019年,水井坊出口营收占总营收约0.7%,与2013年相比下降约67%,已成为公司微不足道的组成部分。此外,2019年年报显示,水井坊出口白酒的毛利率仅为63.72%,仅比公司低档酒毛利率60.38%略高。

放弃低档酒营收反增

在白酒行业中,“茅五剑”被归纳一起,成为高端白酒的代名词,但也有“茅五洋”“茅五泸”的说法,彰显出“殿军之争”的激烈,水井坊或许有意并列成为“茅五水”。

2015年,水井坊宣布彻底放弃300元以下的低端白酒,专注于中高端,在产品价格上直逼茅台、五粮液。

原本以为低档酒将从水井坊中消失,却随后打了个翻身仗。2017年至2019年,公司低档酒营业收入分别为5237.44万元、2452.92万元和4359.95万元。这也意味着,2015年至2019年的4年间,水井坊低档酒营业收入不仅没有被“剔除”,反而增长了近30倍。

上述业内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水井坊低档为基酒销售,2016年和2017年巨大波动或许是因为统计方法不同导致。

出乎意外的是,长江商报记者发现,2017年至2019年,水井坊低档酒毛利率分别为53.35%、54.15%和60.38%,与同期中档酒毛利率50.03%、55.91%和58.58%相比,不分伯仲。2020年半年报中,公司低档酒的营收为零。

水井坊代理总经理朱镇豪曾表示,水井坊2020年下半年正逐步摆脱疫情带来的不利影响,回归正常状态,但实现与去年35亿元持平的经营目标,挑战相当大。“但我们不会为短期目标采取伤害品牌以及产品长期发展的举措。”

“水井坊高端的确发展不是很理想,至少我自己不满意。”朱镇豪坦言,水井坊未来的重点还是次高端以上的布局。但未来是否涉入次高端以下,要跟策略委员会思考才能决断。

扫二维码 领开户福利!水井坊出口仅占0.7% 国际化仍待加强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