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证券股票 > 红太阳走出崩溃边缘?批量资产股权生变:....

红太阳走出崩溃边缘?批量资产股权生变:杨寿海提千亿市值愿景

2020-09-15 13:13:34 浏览: 45 作者: 娱乐有点料
摘要:走出崩溃边缘?批量资产股权生变杨寿海提千亿市值愿景红太阳供应链成立于2017年1月,注册资本11.8亿元,其原独资股东南京世界村云数据产业集团有限公司为南一农集团的全资子公司。至于红太阳供应链的新股东南京军森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其经股权穿透后系由国务院国资委监管的大型国企中国盐业集团有限公司间接全资持有。企查查信息显示,

走出崩溃边缘?批量资产股权生变 杨寿海提千亿市值愿景

红太阳走出崩溃边缘?批量资产股权生变:杨寿海提千亿市值愿景

红太阳供应链成立于2017年1月,注册资本11.8亿元,其原独资股东南京世界村云数据产业集团有限公司为南一农集团的全资子公司。至于红太阳供应链的新股东南京军森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其经股权穿透后系由国务院国资委监管的大型国企中国盐业集团有限公司间接全资持有。

企查查信息显示,除新近成为红太阳供应链的独资股东外,军森科技还参股了一家名为南京诺森斯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的企业,后者成立于今年4月,股东为军森科技和南京热声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除红太阳供应链,南一农集团还退出了另一家现代服务业企业。

海南红太阳现代服务业发展有限公司工商信息显示,其于8月4日发生投资人变更,原持股35%的南京红太阳现代服务业发展有限公司退出,另一原持股65%的股东海南逸仙城康养投资有限公司成为海南红太阳独资股东。

海南红太阳成立于2013年12月,注册资本1亿元,主营现代服务业项目策划、投资、经营、管理等。前述股权变更前,红太阳现代服务业曾为海南红太阳的独资股东,直至海南逸仙城康养投资有限公司于2019年6月入主。

红太阳现代服务业亦为南一农集团的全资子公司。南一农集团2015年9月的一份发行文件披露显示,截至2015年一季度末,红太阳现代服务业总资产5.33亿元,总负债3.07亿元,所有者权益2.26亿元;2015年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0万元,利润总额-199.10万元,净利润-199.10万元;最近一年一期红太阳现代服务业尚未实现营业收入,故发生亏损。

至于海南逸仙城康养投资有限公司,其股东为海南牧海犁田农业投资有限公司和海南领海游艇海钓有限公司,这两家企业均由自然人持有。

海南省人民政务官网公布的一份由政协委员王昌国、林诗良2016年递交的《关于支持南丽湖打造休闲康体养生胜地的建议》提案显示,南丽湖围绕休闲康体养生主题开展招商引资工作,其中确定的项目之一为海南红太阳现代服务业发展有限公司拟投资56亿元建设国际农耕文化博览园,打造旅游观光型、养生型、商务型、文娱型等多种旅游度假服务基地。贝壳财经记者暂未获悉关于上述项目的后续消息。

此外,南一农集团还于8月18日退出了此前直接持股8%的安徽世界村新材料有限公司。而南一农集团全资控股的南京红太阳新能源有限公司以及参股的南京红和一号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仍为安徽世界村新材料有限公司重要股东,南一农集团仍掌有该公司控制权。

崩溃边缘

持续股权变动,杨寿海怎么了?

记者注意到,今年6月10日,杨寿海在一次讲话中称,自去年十月份以来,受史上最强环保、安全、资金短缺、全球经济对抗和世界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等“五大”外部叠加危机传导,引发了红太阳的资金链危机,一度让红太阳处在崩溃的边缘。

南一农集团为江苏企业家杨寿海旗下主要骨干企业。

据工商信息,南一农集团的全资股东为江苏国星投资有限公司,杨寿海持有国星投资69.98%股权,即对南一农集团持股69.98%,实现控股。

杨寿海旗下另一重要产业为去年首次闯进中国企业500强的南京大型民企红太阳集团。

红太阳集团的股权结构为高淳县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持股51%,南一农集团持股49%。杨寿海资产版图中还有一家上市公司红太阳,南一农集团为红太阳控股股东,红太阳集团为其第二大股东,杨寿海为红太阳实际控制人。

在资本市场,红太阳声名不小。其2012年完成对宁天龙A重组实现农药产业整体上市后,向植保科学、植物营养、医药保健、健康食品、健康农业、新材料、新能源汽车、产业大数据八大产业扩张。

在新华日报财经去年7月的一则报道中,杨寿海提出,红太阳到2025年将创造1万亿市值。“创造两块世界名牌,原创三家世界500强,五家上市公司,造就六家千亿级产业企业,培育八家独角兽公司,市值销售双超万亿……”在红太阳的基本布局和盘面之上,杨寿海设定的红太阳“2025计划”如此。

那么,红太阳究竟是如何陷入困境的?

时间回溯至2019年9月,记者注意到,红太阳股价一度大幅下跌,自9月下旬的12元左右一路跌破两位数,跌至11月下旬的最低8.01元,在两个月时间内跌去约原先三分之一的市值。

股价下跌直接冲击的是股权高比例质押的上市公司大股东。

据红太阳去年9月下旬的公告,截至2019年9月25日,南一农集团直接持有上市公司股份2.71亿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46.58%;累计质押上市公司股份2.44亿股,占其直接持有上市公司股份总数的90.16%,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42.00%。

很快,转让股权的消息渐次出现。

2019年9月26日,南一农集团以大宗交易方式减持红太阳无限售条件流通股375万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0.65%。

2019年11月,红太阳再发公告称,南一农集团拟与第三方商谈筹划转让部分股权事项,引进新的战略投资者实现共赢。

记者发现,除了转让上市公司股份之外,杨寿海的其他板块资产也在易主。

工商资料显示,南一农集团于去年9月退出了原全资控股的江苏红太阳医药集团有限公司,南京国润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成为后者新任独资股东。

据红太阳此前披露介绍,截至2018年10月末,红太阳医药集团总资产为11.37亿元,总负债为10.18亿元;2018年前十个月实现营业收入5.38亿元,净利润5476.6万元。

至于红太阳医药集团的新股东南京国润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工商资料显示其由数十名自然人股东持有。国润生物与南一农集团亦有交集,其参股了南一农集团独资股东江苏国星投资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6.46%。

到去年11月,违约阴影开始浮现。

2019年11月下旬,红太阳公告,其获悉因南一农集团在招商证券办理的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触发协议约定的违约条款,2019年11月13日招商证券对南一农集团质押的红太阳少量股份进行了违约处置,属于被动减持。

根据2019年年报,南一农集团出现流动性危机,对上市公司存在非经营性资金占用情形,报告期新增占用金额达46亿元,将争取于今年5月28日前偿还。

至此,红太阳的困境公之于众。然而仅仅短时间过后,5月底红太阳宣布,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对公司的非经营性资金占用余额降至0.00元。

红太阳同时表示,将进一步强化合规意识,规范公司运行,完善内部控制体系,防范此类事件的再次发生。

在今年6月的致辞中,杨寿海称,我们重新盘活了在生死线上挣扎的红太阳,而且在未来90天中将彻底恢复健康,同时还将在未来的三年中创造一家年销售、市值“双超”千亿元,年创利税、利润“双超”50亿元的世界“小巨人”零负债高科技国际化品牌公司。

杨寿海何以走出资金困境?

根据官方表态,其脱困有赖于主营业务的现金流。红太阳集团官网显示, 红太阳正充分发挥主业优势,通过聚焦、增效和转型,努力化危为机。其中,公司治蝗灭蝗系列绿色环保农药供不应求,创造了丰富的现金流。

然而,记者注意到,根据2019年年报,农药销售为红太阳的主业,营收占比达98.35%,但该板块营收同比下滑了22.86%。红太阳称,环保危机及“3·21”响水爆炸事故给公司带来严重冲击,其“五大”子公司停产平均达到86天,导致规模、效益大幅下降。

而受疫情等因素影响,红太阳预计今年上半年业绩将出现大幅下滑。其发布的半年度业绩预告显示,预计报告期内归母净利润为盈利4500万元至6750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73.03%至82.02%。

事实上,杨寿海的压力并不小。

就在宣布红太阳将在未来90天内彻底恢复健康的次日,安徽省池州市贵池区人民法院作出皖1702执保209号执行裁定书,因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池州分行申请,裁定冻结被执行人安徽世界村功能饮品有限公司、红太阳集团有限公司、南京第一农药集团有限公司名下价值1950万元的财产。上述被执行人中安徽世界村功能饮品有限公司为红太阳医药集团全资子公司。

目前红太阳集团、南一农集团与杨寿海所持红太阳股份均大比例质押。

据红太阳7月29日公告,红太阳集团、南一农集团与杨寿海合计持股55.24%,累计被司法冻结股份占上市公司总股本比例为47.13%。

再过一个月,监管也出手了。7月6日,红太阳公告称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公司进行立案调查。

8月6日,红太阳就进展公告称,目前证监会调查工作仍在进行中,公司尚未收到证监会就上述立案调查事项的结论性意见或决定。

扫二维码 3分钟开户 稳抓“科技牛”!红太阳走出崩溃边缘?批量资产股权生变:杨寿海提千亿市值愿景红太阳走出崩溃边缘?批量资产股权生变:杨寿海提千亿市值愿景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