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财富商机 > 蛋壳公寓的忧伤,抵不过千千万万个房客....

蛋壳公寓的忧伤,抵不过千千万万个房客居无所住

2020-11-16 19:32:12 浏览: 21 作者: 旅行的小精灵
摘要:文|姜研在知乎上,“蛋壳公寓真的会跑路吗?还能撑多久?”这个帖子被浏览了34万次。帖子里,这位博主写了3层意思:综合位置、装修、价格,蛋壳的房子实际上算是高性价比;蛋壳交一年房租优惠还是很大的,比其他房源优惠;曝出蛋壳跑路的新闻,纠结要不要续租。字里行间,透露出对蛋壳公寓的不舍,如果不是近期蛋壳曝出资金链断裂的消息,这

文|姜研

蛋壳公寓的忧伤,抵不过千千万万个房客居无所住

在知乎上,“蛋壳公寓真的会跑路吗?还能撑多久?”这个帖子被浏览了34万次。

帖子里,这位博主写了3层意思:综合位置、装修、价格,蛋壳的房子实际上算是高性价比;蛋壳交一年房租优惠还是很大的,比其他房源优惠;曝出蛋壳跑路的新闻,纠结要不要续租。

字里行间,透露出对蛋壳公寓的不舍,如果不是近期蛋壳曝出资金链断裂的消息,这位博主大概率是要续租。

2018年长租公寓发生集中爆雷后,大家以为这一幕不会重来。结果2020年,先是长租公寓的头部企业蛋壳公寓和青客相继出现拖欠房租的现象。如今,蛋壳公寓北京总部遭遇百余人维权,有媒体曝出,蛋壳新离职员工表示,蛋壳公寓或将宣布破产。

如今的蛋壳,确实落到ofo共享单车的地步,只是戴威欠大家99元,高靖欠异乡人的则不止钱,还有能安居的地方。蛋壳如果爆雷,波及到的是40万多套房源背后的租客。

蛋壳或许很难翻身了,或者再悲观些,背靠互联网成长起来的长租公寓模式,或许已走进了死胡同。

从新冠疫情出现以来,蛋壳就开始接二连三上热搜,“两头吃”、“拖欠房租”等负面消息不断。6月18日,蛋壳公寓更是发布公告称,公司联合创始人、CEO高靖被地方政府部门调查。

虽然蛋壳的公告中没有说明何事,但8月份南方周末报道,高靖被查或与江苏昆山市6亿元国资流失有关,此事直接关系到蛋壳的生死。文中指出,这6亿元款项流向了蛋壳。虽然蛋壳事后否认,但蛋壳缺钱是不争的事实。

数据显示,2017年蛋壳亏损2.72亿元,2018年亏损13.69亿元,2019年亏损34.372亿元,2020年一季度亏损12.344亿元。三年多亏损了63亿多,也表明其从创立以来一直都未实现盈利。

长租公寓本质上是“二房东”,高价从房东手里租来房源,经过统一装修后,再将房源租出去,属于重资产模式。而高靖的“互联网出身”,让长租公寓目前的模式走不通。

高靖曾任职于百姓网、百度、糯米网等。租房领域,以往存在着房东和租客之间信息不透明、黑中介横行的行业痛点,在这种背景下,蛋壳公寓诞生了。在一系列资金的支持下,蛋壳开始大规模扩张,并于2020年1月在美国上市。

蛋壳公寓的忧伤,抵不过千千万万个房客居无所住

但高成本的运营模式如果不能形成规模效应,就会导致亏损大幅扩大,还需要不停扩张来补充血液。另一方面,蛋壳拼命的扩张背后也是为了高估值,有规模才有现金流,才有流量,才会有大资本进入。

至今,蛋壳公寓共获得了八轮融资,投资方包括蚂蚁金服、开物华登、优客工场、愉悦资本、华人文化、高榕资本、酉金资本、元璟资本、CMC资本、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Tiger Global Management、春华资本等。

“大而不倒”的想法成就了很多互联网企业,但所谓的“互联网思维”并不适用于租房行业。蛋壳们单纯对规模的追求,因为线下聚客能力不强,导致营收无法覆盖成本,规模越大亏损越多。特别是在疫情下,租客流失,自我造血能力不足,导致资金链断裂成为行业普遍现象。

另一个矛盾点是,因为营业收入无法覆盖正常的业务运转,租金贷应运而生,蛋壳们通过金融杠杆,依靠未来的租金扩大规模,再带动新的租金贷进入。

在以往的采访中,高靖曾谈及初衷,让年轻人有尊严地生活在城市。这些年轻人大多是刚毕业的大学生,高靖让他们中的许多人第一次近距离接触数额较大的金融产品“租金贷”。 一旦爆雷,不仅让租客租无所住,也让许多人身背债务,无法脱身,甚至会被列入失信黑名单。现在看来,传统的“押一付三”模式虽然让租客压力大,但毕竟没有背上银行债务,相比之下反而是一种靠谱的选择。

所以,时任我爱我家的副总裁胡景晖才说,长租公寓爆仓,一定比P2P爆雷的危害更厉害。

互联网+金融的打法,让长租公寓这个行业“丑态百出”。但不可否认,长租公寓的出现,也是对传统租赁市场的冲击,并不断吸引传统玩家入场。目前进入该领域的有:传统中介我爱我家相寓、链家自如等;房地产系万科泊寓、龙湖冠寓等。目前,后两种玩家并没有出现互联网长租公寓的惨状。

实际上,目前长租公寓有点“声名狼藉”的味道,除了自身的问题,还有今年以来,出现了新的长租公寓“骗局”。如,8月份暴雷的友客、巢客,以超高的房价掠夺式从房东手里租房,以超低价格租给租客,再骗取租户一年租金,然后就是跑路。虽然都是爆雷了,但本质上却与蛋壳不一样。

笔者也是在大城市打工的人,深感租房市场的混乱和套路,长租公寓的出现给了许多异乡人一个像样的“家”,如果没有爆雷和“马甲”机构,相信很多人还是会首选长租公寓。

高靖曾说2019年是持续优胜劣汰的一年,但他没想到2020年整个互联网长租公寓都面临生死存亡。当然如果没有疫情,危机不会这么糟糕,但是不健康模式迟早会引发更多的问题。

从近期发布的《住房租赁条例》可以看出,租金贷将来不是重点发展的方向,行业去杠杆是必然过程。

北京房地产中介行业协会秘书长赵庆祥认为,“二房东”模式两端都不确定,未来主流趋势是将模式做“轻”,但未来房屋品质的错配问题会长期存在,装修和改造需求也会存在。资金是否由租房租赁企业出,这值得商榷,可以让房东出,通过装修贷款的方式,再用租金去还贷款,或者由金融机构出,而不是由租赁企业出,因为这会沉淀很多资金。

截至发稿前,蛋壳刚刚在官方微博上发声:“没有破产,不会跑路。”

不过,高靖的初衷在2020年的冬天湮灭了,互联网长租公寓的泡沫破灭估计也为时不远了。

公司研究室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公司研究室”】

免责声明:、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

相关阅读长租公寓 公寓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