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财富商机 > 建行再出一位央行副行长,罚单高发遭人....

建行再出一位央行副行长,罚单高发遭人民网“灵魂拷问”

2020-11-13 20:07:38 浏览: 16 作者: 即时娱乐
摘要:出品:全球财说百度百科更新速度很快,建行现任副董事长、行长刘桂平的简历目前已更新为中国人民银行党委委员、副行长,而这是“双十一”才刚传出的新闻。据媒体报道,11月11日下午,建行现任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行长刘桂平已经到央行正式报到,出任央行党委委员、副行长。履历显示,1966年5月出生的刘桂平,起步于农行系统。自19

出品:全球财说

百度百科更新速度很快,建行现任副董事长、行长刘桂平的简历目前已更新为中国人民银行党委委员、副行长,而这是“双十一”才刚传出的新闻。

据媒体报道,11月11日下午,建行现任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行长刘桂平已经到央行正式报到,出任央行党委委员、副行长。

履历显示,1966年5月出生的刘桂平,起步于农行系统。自1989年5月获暨南大学经济系政治经济学专业硕士学位后,刘桂平即进入农行广东省分行,在该行办公室任职。此后,刘桂平先后在农行东莞市分行、深圳分行、福建分行、上海分行、总行零售业务部等先后工作了25年。农行是其从业时间最长的一个地方。

至2014年5月离开农行,赴任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党委委员。约2年后,2016年6月,刘桂平转战政府部门,任重庆市政府副市长、党组成员。2019年3月,刘桂平再次回到商业银行,任建行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行长。距离此次转任,刘桂平在建行也就停留了一年多的时间。

而近期,建行的罚单也有点多,不过毕竟是大行,分支遍布全国,罚单数量多于其他类型银行似乎也合理,但如果创了某类型罚单的第一例的话,倒的确需要引起注意。

罚单频繁

年初突如其来的疫情使得很多企业措手不及,为了支持企业渡过难关,特地向特定银行发放低成本的专项贷款,用于支持疫情防控重点保障企业提供优惠贷款。据了解,此类贷款利率加权平均是2.51%,财政部50%贴息以后,企业的实际融资利率约为1.26%。

但却有银行挪用防疫专项贷款到其他用途,建行就是第一例。

据银保监会网站消息,11月12日,衡阳银保监分局公布的行政处罚信息公开表显示,建设银行祁东支行未严格执行受托支付相关规定、未严格监督贷款资金使用,导致防疫专项贷款被挪用,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四十六条,衡阳银保监分局对其罚款40万元。

作为一家网点众多的国有大行,罚单相对还是比较频繁的。就在防疫专项贷款被挪用处罚信息发布的前一天,建行也收到一张罚单。

“双十一”当日,央行网站发布龙岩市中支行政处罚信息公示表,建行漳平支行违反《征信业管理条例》相关规定,中国人民银行龙岩市中心支行对其处5万元罚款;对时任建设银行漳平支行行长陈金富、时任客户部客户经理詹韦日各处罚1万元。

再往前推一天,11月10日,银保监会网站公布的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玉树监管分局行政处罚信息公开表显示,建行玉树支行存在线上贷款风险管控流于形式,贷款被挪用于限制性领域的违法违规行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二十一条,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玉树监管分局对建设银行玉树支行罚款人民币25万元,并责令改正。

11月6日,亳州银保监分局行政处罚信息公开表显示,建行亳州市分行违规上浮贷款利率,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四十六条,建设银行亳州市分行被罚款二十五万元人民币。

11月5日,中国银保监会福建监管分局发布公告,披露了关于建行福建省分行因违法违规遭到处罚的信息。根据公告,建行福建省分行因未按工程进度发放固定资产贷款;个人快贷、小微快贷贷后管理不到位等违规行为,福建监管分局对其作出罚款人民币100万元的行政处罚决定。

此外,在11月初,建行长乐支行因个人按揭贷款贷前调查不尽职被罚30万元;马鞍山分行因违法发放贷款对原客户经理作出禁业5年的处罚。

11月过去还不满半个月,就收到如此多的罚单,所幸处罚金额都还不太大,不过下半年以来,该行收到过两张超千万大罚单。

10月下旬,建行三家分支行因存在侵害消费者个人信息的违规行为总计被罚上千万。具体来说,建行德阳分行被处以罚款1406万元、东营分行被罚514万元和娄底分行被罚533万元,合计2453万元。

今年7月,建行还因内控管理不到位等八项违法违规行为被银保监会处罚款3920万元。

对于建行的屡屡“犯规”,人民网的人民财评也罕见的对建行发出灵魂拷问“我们不得不问一问,对于已有66年历史,年营业额已突破1511亿美元的建设银行,何以频频踩线、屡被投诉?以罚当药,又为何药到病不除?合规运行,怎就如此之难?”

不过注意到这段话目前在人民财评已经删掉,被其他媒体转载的链接中仍然存在。

净利下滑

不仅是经营合规承压,其经营业绩压力也比较重,《全球财说》从财报数据研究看,发现该行2020年净利润增速回正的概率较低。

三季报显示,建行前三季度净利润和第三季度单季的净利润均下滑,同比分别下降了8.7%和4.19%,营收增幅也不太高,分别为5.89%和2.34%。

利差和收益率同比都在下降。三季度末,建行净利差为1.99%、净利息收益率为2.13%,分别较上年同期下降0.13和0.14个百分点,该行称主要受利率市场化稳步推进、市场利率低于去年同期和存款竞争激烈等因素影响所致。

其实,同样无悬念,建行也是因为拨备计提的力度加大,导致营业支出增长,从而拖累净利润下降。该行称,受疫情及贷款规模增加等因素影响,信用减值损失1613.15亿元,同比增长46.73%,接近5成。

尽管计提力度很大,但仍然阻止不了拨备覆盖率的下降。

三季度末,其拨备覆盖率为217.51%,较上年末的227.69%下降10.18个百分点,同时该指标也属于持续下降,较上半年也在下降,上半年拨备覆盖率为223.47%。

拨备下降的同时,不良却在“双升”,三季度末,不良贷款额为2555.28亿元,较上年末增加430.55亿元,不良贷款率1.53%,较上年末上升0.11个百分点。

三季报的信息相对“简陋”,不过半年报中相对翔实的数据显示出一些有意思的特点。

对于很多个人客户而言,有很多人对其的印象就是“有些傲慢、高高在上、效率不高”等,其实这也是对工农中建老四大行的印象,这些银行过去主要从事对公业务为主,不过现在随着金融市场化的推进,格局有所改变。

根据建行的半年报,其个贷的占比已经快追上公司贷款占比的脚步,上半年该行的公司类贷款和垫款占比为48.98%,个人贷款和垫款的占比则为41.68%,已是相距不远。

不过和当前很多股份制行及地方银行发力零售业务的概念不是很相同,股份制行和地方银行的零售业务主要是个人经营、消费等领域,但建行的个贷领域则主要是个人住房贷款业务,占比到了33.94%,甚至都高于公司类贷款中的中长期贷款占比。

与此同时,尽管公司贷款占比仍是最高的,但是在创收和创利方面却比不过个人银行业务,数据显示,上半年个人银行业务无论是营业收入还是利润总额都超越了公司银行业务。

建行再出一位央行副行长,罚单高发遭人民网“灵魂拷问”

图片来源:建设银行2020年半年报

地域经营状况也比较有意思。

上半年利润总额下降的有总行、中部地区、东北地区和海外,环渤海地区的利润总额占比仅次于长江三角洲。事实上类似的特点在其他不少全国性银行中都有所体现,具体来看,海外地区利润总额下降因受疫情影响可以理解,而中部地区和东北地区的风险似乎还在上升,而此前风险较高的环渤海地区风险似乎趋缓。

值得一提的是总行地区,不只建行,其他也有部分总行在北京的银行显示总行利润在大幅下降,如光大银行等,还有部分在北京开设有分支的银行也显示出上半年北京地区业务下滑或者不良上升。建行的总行地区不良上半年较年初也在上升。是否可以推断北京地区经营风险加大了呢?读者可以再进一步研究琢磨。

逾期贷款方面,建行上半年逾期增长不少,尤其是新增逾期,6月末,该行已逾期贷款和垫款较上年末增加137.09亿元,逾期3个月以内的贷款增加97.73亿元,逾期3个月至6个月以内增加了79.48亿元。逾期6个月以上的有所减少。据该行称,逾期超过3个月的贷款和垫款主要集中于中部和西部地区,其中中部地区增加35.66亿元,而西部地区下降较快。意味着中部地区未来不良风险还在加大。

扫二维码 领开户福利!建行再出一位央行副行长,罚单高发遭人民网“灵魂拷问”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