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财富商机 > 创业板注册制首例IPO被否花落网进科技....

创业板注册制首例IPO被否花落网进科技:公司实控人到底是谁?

2020-11-13 17:32:11 浏览: 95 作者: 国际在线
摘要:根据深交所发布的创业板上市委2020年第44次审议会议结果公告披露,2020年11月11日,江苏网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创业板上会被否,这是创业板自2020年6月12日实施注册制以来,首次出现公司被否的情况。据审核结果公告披露,网进科技之所以被否,或与公司实控人与原实控人股权转让过程不清晰;将大股东昆山文商旅集团有限公司认

根据深交所发布的创业板上市委2020年第44次审议会议结果公告披露,2020年11月11日,江苏网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创业板上会被否,这是创业板自2020年6月12日实施注册制以来,首次出现公司被否的情况。

据审核结果公告披露,网进科技之所以被否,或与公司实控人与原实控人股权转让过程不清晰;将大股东昆山文商旅集团有限公司认定为财务投资者不合理;存在较大额度的长期应收款且未计提减值准备等问题有关。

而在网进科技上会前,我们就发表了《网进科技IPO现怪事,已停产的旧型号服务器还能“加价”卖出》一文,文中对公司大股东文商旅集团的认定异常,对政府单位招标项目报价偏高,前实控人行贿的情况,进行了详尽的分析。

实控人权属不清晰,认定依据存疑

网进科技前身系网进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00年7月,是美国网进以货币方式出资设立的外商独资企业,法定代表人为黄玉龙。2014年5月,美国网进退出,实控人变更为黄玉龙、张亚娟夫妇。2016年4月,黄玉龙将网进有限6%的股权以209.06万元的价格转让给苏州黑角投资行,张亚娟将网进有限30%的股权以1045.31万元的价格转让给潘成华,此次转让完成后,黄玉龙、张亚娟夫妇不再是网进有限的实控人。目前,公司实控人为潘成华。但上述股权转让的价格较低,市盈率仅2.01倍,受到问询。

创业板注册制首例IPO被否花落网进科技:公司实控人到底是谁?

据公司在问询函中的回复,潘成华并未直接向黄玉龙、张亚娟夫妇进行相关股权转让款的转让。张亚娟所持有的30%网进科技股权所对应的1045.31万元转让款,是由其丈夫黄玉龙支付。此外,黄玉龙还曾向黑角投资的合伙人陈欣转款209.06万元,与其转让的网进科技6%股权价格正好吻合。将上述事实结合来看,前述转让,受让方似乎没有给钱?网进科技有很大可能存在股份代持的情况。

而网进科技还在回函中辩称,上述转让款是潘成华等人因对黄玉龙主导开发的房地产项目具有贡献而应获得的房地产项目收益款。而事实上,黄玉龙主导的房地产项目最早2005年就开始销售,但给予潘成华等人的房产收益款一直未支付,直到2016年股权转让时才予以支付。另外,潘成华等人参与房地产获得收益也仅仅是口头约定。

将大股东认定为财务投资者,是否合理?

据本次审核结果公告,发审委另一大疑问是在于网进科技的直接第一大股东文商旅集团。文商旅集团持股比例超过三分之一,且两名来自文商旅集团的人员在公司担任要职,其中一名担任公司董事长。发审委公告中,要求公司代表说明文商旅集团被认定为对发行人既无控制权,也无重大影响,仅作为财务投资人的理由是否充分。

对此,我们在《网进科技IPO现怪事,已停产的旧型号服务器还能“加价”卖出》一文已经提及。

网进科技的股权结构较为分散,存在两个持股比例较大的股东,公司实际控人潘成华直接持有公司25.86%的股份,通过员工持股平台苏州黑角投资行持有公司10.81%的股份,合计持有公司36.67%的股份。在表决权方面,潘成华通过《一致行动协议书》控制公司另外28.85%的表决权,合计持有65.52%的股份表决权,被认定为公司实控人。而大股东昆山文商旅集团有限公司持有公司34.48%的股份,但仅从股权结构上来说,网进科技确实存在股权不稳定的可能性。

而网进科技却在问询函中将文商旅集团认定为财务投资者。但事实却与网进科技的陈述相反。文商旅集团董事长薛仁民、副总经理丛宏、财务副经理陈靖分别在网进科技担任董事长、董事、监事的职位,这摆明了是要将网进科技董事会、经营管理、财务三块“包圆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实控人潘成华能否坐实总经理这个位置,让人十分怀疑。

已停产的旧型号服务器“加价”卖,长期应收款不计提减值准备

另外,网进科技的长期应收款认定可能也有问题。2018年至2020年一季度,公司长期应收款余额分别为1397.95万元、7131.70万元、6893.76万元,增速较快。公司对此的解释是,这主要是以分期收款的方式,向部分客户销售产品产生的应收款。上市委认为,网进科技对长期应收款未计提减值准备,不符合企业会计准则。

网进科技的问题可能不止于此。网进科技主要通过公开招标方式、邀请招标方式以及商务谈判方式获取销售合同,主要客户为地方政府相关部门,项目多以政府招标形式获得。而公司大股东文商旅集团是昆山市国资办全资控股的企业,文商旅集团与网进科技的董事长薛仁民则有丰富的从政经历,他是否曾为网进科技的业务提供便利我们不得而知,但是网进科技的招标业务存在很明显的异常。

据昆山市行政审批局发布的2020年昆山农业智能化链路数据通讯等维护项目的中标公告显示,网进科技是此次招标的供应商,中标金额为126.47万元,主要部件的金额为68.88万元。其中不乏一些国际知名大厂的服务器、防火墙、监控设备等,包括DELL的R710、海康威视的DS-B10、IVMS-6000等产品,其售价也不菲,从数万元到十数万元不等。

在我们此前发表文章《网进科技IPO现怪事,已停产的旧型号服务器还能“加价”卖出》中,我们查询了这些设备的具体型号,发现这些型号生产日期都较为久远,在2012年甚至更早之前就在市面上进行销售,如今都已停产。而网进科技在此次招标中的报价却数倍于当下市面售价,甚至高于产品在产时的价格。众所周知,电子设备迭代速度很快,老设备的折价率也较高,网进科技能将一台多年前的服务器以更高的价格卖给地方政府部门,本事不小。

还需要注意的是,公司业务范围十分集中,据招股书披露,公司报告期内在昆山市的销售收入分别为25176.16万元、37653.29万元、42342.13万元、4159.20万元,占当年营业收入的92.38%、96.90%、97.07%、91.86%。

免责声明:、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

相关阅读深交所 创业板 网进 IPO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