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财富商机 > 围猎鲶鱼特斯拉?

围猎鲶鱼特斯拉?

2020-10-13 16:05:36 浏览: 94 作者: 创业路漫谈
摘要:2018年,中国新能源汽车实现产销量均超125万辆的壮举,2019年随着补贴政策逐步退坡首次出现下滑,但产销量仍超120万辆。尽管我国新能源汽车保有量占据全球过半,却也有声音认为这是政策扶持下的市场,而不是靠产品市场化发展自然形成的市场。受困于补贴退坡的预期和疫情对汽车市场的影响,今年1至4月,新能源汽车产销均为20.

2018年,中国新能源汽车实现产销量均超125万辆的壮举,2019年随着补贴政策逐步退坡首次出现下滑,但产销量仍超120万辆。尽管我国新能源汽车保有量占据全球过半,却也有声音认为这是政策扶持下的市场,而不是靠产品市场化发展自然形成的市场。

受困于补贴退坡的预期和疫情对汽车市场的影响,今年1至4月,新能源汽车产销均为20.5万辆,同比分别下降44.8%和43.4%。尽管,有关部门已经出台相关政策,明确延长新能源汽车财政补贴和购置税减免政策至2022年,但是,今年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发展仍然面临巨大挑战。

近两年,以特斯拉为代表的“洋品牌”来势汹汹,迅速加快了市场化进程。25万以下的Model3,已经和小鹏汽车打起了价格战,温室罩下的自主品牌不得不直面洋品牌。

洋鲶鱼·俯冲撕咬

01

只有首先看到事情的可能性,才会有发生的机会。——伊隆·马斯克

自进入中国市场以来,特斯拉凭借其长续航能力、电池可靠耐用、做工精细以及高智能化操作迅速提升了自身竞争力,树立了高大上的品牌形象。Model S 与Model X两辆车型因不菲的售价使特斯拉只能定位于中高端用户。

进入中国市场之初,特斯拉非但不享受新能源补贴,还要与其他燃油车一样缴纳购置税。价格昂贵并没有成为特斯拉在中国市场的桎梏,反而因为良好的驾乘体验和高端用户的头部效应反而提升了中国消费者对于纯电动汽车的接受程度。

特斯拉与国产电动车售价相差悬殊,本是两条瞄准不同市场终端的平行线,却因Model 3的国产相交了。

从2018年7月,特斯拉与上海市政府签署了合作备忘录,上海超级工厂落地,12个月就交付了首台国产model 3,国产后的低配车型价格下降到与高端自主品牌新能源汽车同一价格区间。

下调售价的Model 3订单源源不断,在疫情影响下的3月,特斯拉仍卖出1万多辆新车,占据了电动汽车市场销量的四分之一。

2020年5月, 特斯拉宣布将Model 3入门车型下调至30万元以下,在享受补贴后仅27万余元,一举进入国产家用新能源品牌的集中区间,国庆节后,更是直接下探到25万元以下。

长续航里程叠加特斯拉的品牌溢价,特斯拉门店一度出现了堪比当年排队购买苹果手机的长队。

特斯拉这条鲶鱼用凶狠的价格俯冲搅动了整个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

后来者·奋力追赶

02

过去我们很多人,都低估了特斯拉对于传统汽车行业的冲击,而今天我们则更多的是,高估了其在中国市场的竞争力。——何小鹏

特斯拉的发展也并非一帆风水,近年来从“自燃门”到“自动驾驶”安全质疑,从产能爬坡不利到高管集体出走。

2018年,因为上海特斯拉的自燃事件以及特斯拉北美自动驾驶致人死亡等事件,高速发展的特斯拉迈进了自己的至暗时刻。Model 3在北美市场的因产能不足导致违约激增,退车订单飙升,两年间近40位副总裁以上高管离职……

无数的后来者认为,这是一个抢食特斯拉的机会。

这一年,中国的造车新势力跃跃欲试,蔚来汽车赴美IPO,被称为“中国特斯拉”,小鹏汽车发布了自家G3车型。传统巨头开始重金下注,美国的福特宣布110亿美元推40款新能源车,德国戴姆勒100亿欧元投资新能源汽车……

和2013年一样,马斯克依旧自信。“私人消费市场一旦启动,比亚迪分分钟超越特斯拉。”王传福2013年如此评价特斯拉。同年8月,大洋彼岸的马斯克回应了“我不认为比亚迪是我们的竞争对手”。这一次,他也不认为这些是特斯拉的对手。

为了及时交付Model 3,疯狂的马斯克在弗里蒙特工厂的旁边额外搭建的帐篷生产线,用以提升Model 3的产能,这颠覆了所有车企的认知,Model 3的产能快速提升,同年10月,马斯克宣布将再建帐篷提升产量。

和新势力相比,特斯拉完成了自身产品的迭代升级,构建了相对完整的价格体系和车型供应,消费者可以因需选购。如果说乔布斯是依靠一部iphone撬开了中国市场手机的大门,马斯克则是一次性提供了iphone和iphone plus,捎带着还有iphone SE系列,总有一款适合你。而自主品牌的新势力,只能以单品去与特斯拉的一款产品竞争,充电配套不足以及后续服务受限等追赶者的尴尬尽显。

新势力·初尝艰难

03

我不做中国的特斯拉——李斌

2019年曾被认为是新能源造车新势力“梦想落地的一年”,蔚来、威马、小鹏、哪吒、新特、零跑等10余家造车新势力完成了交付。其中,只有蔚来、威马、小鹏交付突破万辆。

造一辆不难,难得是怎么造量产车还有利润。特斯拉的第一款车型Roadster电动跑车量产时,也出现过成本价贵于预售价的尴尬。一辆理想的颠覆产品但是没有利润,这几乎等同于给自己造了个假想敌。特斯拉果断放弃了,转而研发Model S和Model X。

这条弯路,只有走了才知道。小鹏汽车曾专门设计了一个“很智能,很舒服”汽车座椅,但是在量产的出现了麻烦,座椅需要从车顶上面吊装到车里,时间成本太高了,会大幅拉长单辆车生产时间。

2017年12月,蔚来ES8上市即获万辆订单,然而因为产能问题迟迟不能交付,1万辆订单中约有一半退订。设计与实现到量产成为造车新势力必须面临的难题。每一款新能源汽车交付的都必须面临产能爬坡的阶段。

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曾坦言,一辆笑喷骑车核心零部件有3万多个,不仅要把零部件拼装在一起,还要能够提供良好的使用体验,而每一个体验都可能和上万个零部件相关。这上万个零部件,你每个装配的顺序都要规定,先后顺序不能打破。

100多年前,福特因改变了汽车的制造流程,把每辆车的装配成本从 850 美元降低到 30 美元,一举跻身美国造车三巨头。吃过亏的特斯拉深熟其道,在特斯阿里上海超级工厂内,马斯克小本本上的经验和教训都被一一规避,不到1年就在上海建了一座冲压、焊接、涂装、装配等四大工序集于一体的超级工厂,年产能可达15万辆,且还在不断扩建。

硬PK·近身肉搏

04

这场竞赛是三英战吕布——沈晖

对标Model 3,售价区间近几近重叠,续航超700公里,4月底发布的“第二代智能汽车的标杆产品”小鹏P7全面对标特斯拉Model 3。

同样依托于宁德时代的电池供应,P7电池包高度仅为110mm,超越了特斯拉Model 3的120mm;同时,80.9kWh的超大电量,能量密度达到了170Wh/kg,也超越了特斯拉Model 3的160Wh/kg。同时,P7采用iBooster制动能量回收系统,让P7在绝大部分的制动工况中,都是以电机制动为主,能量回收率接近100%;在外观设计方面,P7创造出Cd0.236超低风阻系数,超越特斯拉Model S的0.24。

尽管在数据上多项占优,但是先行先试的特斯拉已经积累了足够高的品牌溢价,多数消费者仍然坚信,Model 3的交付周期、用户体验以及未来可靠性比P7更高。

自诩为特斯拉杀手的蔚来汽车在于特斯拉的直接交锋中受挫,转而瞄向换电汽车。在经历了2019年自燃风波后,蔚来销量下滑进而裁员,重整旗鼓另开张的蔚来迎来新的生机,不但迎来了70亿元战略投资,在2020年蔚来累计交车6993台,其中4月交付量达3155台,同比增长180.7%。

特斯拉这条鲶鱼搅动了中国新能源市场,但这条鲶鱼大有成为清道夫的架势。

免责声明:、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